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欢乐棋牌 > 防护措施 >

杭州5岁男孩父母寻找“救命血清”牵动万人心!浙大儿院就腺病毒

归档日期:07-18       文本归类:防护措施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原标题:杭州5岁男孩父母寻找“救命血清”牵动万人心!浙大儿院就腺病毒防治召开说明会

  从昨天开始,杭州五岁名叫小屁蛋的男孩一直牵动着大家的心,小孩子目前情况如何?找到符合条件的捐献者了吗?详情请戳→紧急扩散!急需这种血!杭州5岁宝宝因腺病毒感染病危!妈妈哭着说呼吸机已经没用了……

  小屁蛋今年5岁,2018年12月24日,孩子开始发高烧,当时一家人马上带着儿子前往了杭州市儿童医院就医,然而经过7天时间的治疗,孩子的高烧仍未退去,直到12月31日,经过验血病毒,孩子被确诊为腺病毒重症肺炎,随后被转至浙大儿院治疗。

  转院之后,孩子病情进一步加重,已经恶化到需要依靠呼吸机进行呼吸,1月5日,孩子被送入ICU病房,此时的他已处于昏迷状态,即使用高频率的呼吸机都已无法维持他的日常呼吸,只能使用人工体外膜肺,目前,孩子的病情仍未好转,情况十分紧急。

  1月10日上午10时,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儿童医院就腺病毒情况举行了媒体说明会。

  感染腺病毒的重症肺炎孩子,今天的情况如何?记者拨打孩子父母电话,双方都已关机。

  浙大儿院呼吸科主任陈志敏教授说:“目前腺病毒治疗没有特效药,最主要还是要对症治疗。同时,由于每个人本身的抵抗能力和免疫反应能力不同,因此疾病发展情况有快有慢。”

  针对公众关心的血清疗法是否有效,陈志敏表示:“这是一种传染病免疫治疗方法,但是根据目前的国际指南标准,其有效性、安全性还难以证实。”

  在冬春气温较低的季节,6个月至3岁的孩子最易感染腺病毒。“一旦感染腺病毒,首先要确保孩子得到充分休息,避免去公众场合造成交叉感染。”陈志敏说,大部分腺病毒患者可以自己恢复,一旦病情加重,治疗时会按照吸氧、插管、ECMO等逐步给予呼吸和生命支持。

  由于腺病毒类型多,3、7、21型属于比较严重的腺型病毒,因此即便曾感染过腺病毒也不能大意,注意做好预防措施,防止再次感染。

  陈志敏说:“腺病毒最突出的表现就是持续高热,一旦孩子有3-5天高热,但是在医院验血却无异常,就要引起警惕。”

  针对腺病毒,一般采用什么治疗方案这个问题,陈志敏说:“全世界范围内没有任何特效药,主要还是对症支持治疗。首先让病人先休息好,避免过度劳累,避免交叉感染,避免继发的细菌感染。大多数感染者随着自身免疫功能的产生,1-2周可以逐渐好起来。极少数如果腺病毒毒力很强,或者免疫产生异常,医疗上的呼吸支持、生命支持,都是为了让病人扛过这个最艰难的阶段。”

  另外,针对大家关心的预防等问题,陈主任提醒,目前没有疫苗可以预防腺病毒感染,一旦发现下呼吸道感染、痰很多、气急、精神不好、呼吸困难,一定要尽早到医院检查。

  早上10点20分,记者在浙大儿院见到了小屁蛋的爸爸,“从昨天上午,在朋友圈发布了相关信息到现在,电线多个电话了。”爸爸的声音有些疲倦,除了昨天深夜稍稍有些空闲之外,他一直处在接电话的状态里。

  “很感激大家的爱心。”小屁蛋的爸爸告诉记者,这些电话有的是想提供治疗方案的;有想要献血的;有想捐款的……

  “现在暂时不需要接受献血,捐款也不需要,孩子有自己的保险,我们家里也能承受医疗费用。”孩子爸爸说,“现在希望大家给我们一定的空间,不用再给我打电话了,我们想安静的接受治疗。”

  今晚手机一直处于爆机状态,没有想到媒体舆论的力量这么强大,首先感谢所有帮助我转发、拟写求助信息的所有媒体和朋友。但是现在有些文章和评论在扩散的过程中变了本意,有了其他质疑和不一样的声音,甚至有人在转发我们需要资金捐献所以我不得不立即出来做一个声明:

  1、首先,我们并没有需要资金捐献,如果有任何关于资金上的求助信息绝对不是我们所发,请大家不要相信!

  2、关于治疗方案,我们一直遵从医院的救治方案,医生对我们孩子抢救治疗非常尽心尽力,我们非常感恩!

  3、关于捐血,需要强调一下,我们不是缺血,我们需要的是含有腺病毒抗体的O型血治愈者(不是腮腺炎),因为这些人身上有腺病毒的抗体,腺病毒没有特效药可以直接对抗,需要靠自身的免疫力和抗体,因为小孩病得太重,我们担心靠他自己的免疫力在短时间内抑制凶猛的病毒有难度,所以作为父母亲,看着时间紧迫,救子心切,也是与相关专家探讨之后认为可以作为一个备选的辅助治疗方案,具体实施我们也一定会与医院沟通好实行。

  金华96年的小伙子刘乙帆,今天早上到杭州117医院复查肺炎听医生说起小屁蛋的事儿,第一时间赶到了献血中心。小刘告诉记者,自己是去年一月得的腺病毒肺炎。据记者了解,小刘从2015年就开始献血,已经献血1500cc。

  张万福也是个96年的小伙子,甘肃人,现在在杭州做老师,因为每天跟小朋友打交道,所以昨天在朋友圈得知小屁蛋的事情后,他表示非常理解。因为张先生自己是于去年2018年8月9号,感染的腺病毒,当时得病时因可能会感染,所以只能自己一个人扛着。来之前,张先生翻了自己的病例,还特意询问了北京医生了解大概情况,在今天中午抽上班空档赶来献血。

  什么是腺病毒,它的高发因素、易感人群有哪些?记者联系了温州医科大学附属育英儿童医院呼吸科主任张海邻。

  张海邻告诉记者,在临床上,腺病毒有51种血清型和90多种基因型,其中有10多种血清型较为常见。根据温医大附属育英儿童医院今年的统计,最常见的腺病毒血清型为3型和7型。

  图为2014年1月至2014年12月,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育英儿童医院992例因下呼吸道感染住院的5岁以下患儿检测的情况。

  张海邻告诉记者,腺病毒感染在年长儿童和年幼儿童身上的临床表现不一。“年长儿童一般症状为咽结合膜热,临床表现包括咽颊炎、结膜炎和发热;2岁以下儿童则容易诱发重症肺炎。”

  严重的腺病毒感染还容易影响心脏和大脑,可导致心肌炎、病毒性脑炎等重症疾病。“最令儿科医生人担忧的不是这些临床症状,而是腺病毒感染治愈后的儿童,往往容易留下呼吸系统后遗症。”以温医大附属育英儿童医院为例,去年儿童腺病毒感染占所有病毒感染的5-10%。

本文链接:http://heeryae.com/fanghucuoshi/2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