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欢乐棋牌 > 防护工事 >

8851公里的明长城东方最先进的军事防御工事为何挡不住北方游牧民

归档日期:07-24       文本归类:防护工事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原标题:8851公里的明长城,东方最先进的军事防御工事,为何挡不住北方游牧民的进攻?

  1998 年12 月,盖蒂保护研究所( Getty Conservation Institute) 举办了关于明代长城遗产保护与经济的相关会议,会议汇集了经济学、人类学、社会学及遗产保护方面的诸多专家,在这次会议中,学者专家们用科学系统的方法评估了明长城的使用价值和非使用价值,统计了旅游门票收入,文化产品服务的收入,以及餐饮、住宿、交通、购物、娱乐等其他各个领域的经济价值。这条蜿蜒绵长了8851公里的明代军事防御工事,沿承了3000多年华夏先民智慧和血汗的安全屏障,终于在滚滚的时代洪流中沦为了现实利益的附庸。在以价值先行为主导的当今社会思潮中,明长城和她的传说,注定是要归于尘埃了。

  明代修筑的长城,东起辽宁西至青海,分布在中国的15个省、自治区和直辖市内。她南北从内陆至边疆纵深几百公里,沿线 座,关、堡等军事防御聚落共计1272 座。数据来源:《明长城防御体系文化遗产价值评估研究·北京联合大学学报》。明长城军事防御体系作为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防御工事之一,反映了当时最先进的军事思想、防御技术以及科技水平。整个防御体系上的管理制度分明,层次清晰,具有极高的军事科学研究价值。同时各段边墙、建筑单体与聚落的选址布局、建造技艺、施工工艺等都反映了当时最高的建筑思想与构筑水平,具有重要的科学价值和研究意义。

  然而,这座堪称当时世界最先进,体量规模最大的军事防御工事,最终还是没能抵挡住北方游牧民的进攻,当山海关的大门钥匙被吴三桂献给清军时,这条大明王朝苦心经营了270年的“边墙”(明长城)防线,也随之崩塌、沦为了摆设。在后世文人笔下,吴三桂和他的卖国行径似乎承担了国家沦亡的所有罪责,然而,当我们抛却了情感上的羁绊,用理性去思考分析这条明代北部边疆防线的所有细节时,应该还有许许多多问题值得我们反思,应该还有许许多多启发值得你我借鉴。

  明长城防线公里的长度对于那些数字不敏感的同学来讲,毕竟显得过于抽象。如果我们能从感官上直接把握这条防线的长度,那么,对了解明代长城的防御策略就会比单纯的理论分析来得更形象,更具体,也更深入。

  从上面这张由谷歌地球测绘得出的数据可以看出,如果把明代长城防线拉直的话,其长度约等于从北京到澳大利亚悉尼市的直线距离。按照古代一般行军速度每小时4公里计算的话,沿整个长城防线天,前提是不吃不喝不休息。

  明长城的主墙体又是如何建造的呢?如果按人工参与程度进行划分的话,大致可以分为以下三种:人工建造、半人工改造及自然天险。在人工建造中,又分为砖墙砌体、石墙筑体、实土夯体这三大类。这三类建造方式又往往混合使用,如辽宁省绥中县锥子山的部分明长城,它的外侧为石墙筑体,内侧为实土夯体。在临近河岸或靠近森林地带的城墙,则多用柞木混合泥土构建而成。在甘陕一带,由于降雨量稀少,加之烧制青砖的资源不够,则往往就地取材,选用黄土直接夯制墙体。在临近京师或重要关隘地段,明长城则多以砖砌为主。如下图所示:

  半人工建造的明长城防线,主要是利用山体自身的险要条件,加上人工改建而形成的防御工事。这种防御工事兼具了经济性和实用性。另外还有自然天险,如高山,大河,湖泊等天然形成的障碍,它们同样限制或滞缓了敌军的进军线路,在这些地段,明朝人往往只需要在周边简单地设置一些零星哨所或烽燧台即可。

  明长城总长度为8851.8km,其中人工墙体为6259.6km,天然段(含半人工改造)2232.5km,壕堑359.7km。云南师范大学物理与电子信息学院的邓蒙和杨为民在《明长城的重力势能与做功》一文中,用物理学方法对修建整个明长城消耗的人力进行了计算,得出的结果是,假设有1000个人(青壮劳动力)参与修筑明长城主墙体,那这些人至少要花100年的时间才可以全部完成该项工程,约合2.88亿个工时。如果加上建筑材料的加工、运输及后期维护,还有辅助施工的各项人力,整个明长城主体建造所需要耗费的工时将达到12亿以上。

  尽管修建明长城的主墙体所消耗的人力已经是一个天文数字,但相比修建附着于墙体或分布在周边的战术设施来说,这样的消耗只能算是九牛一毛。明代长城大体由垣(主墙体)、堑、台、空、关等相关建筑共同组成,我下面就针对堑、台、空、关这四种战术设施,为大家做一个系统的介绍,让大家对明长城防线的战术设计有一个初步印象。

  堑,顾名思义就是指墙体前面人工开挖的深沟。这种战术设施大多分布在明长城的夯土墙体区域。明朝人把挖深沟取出的土再拿来夯筑城墙,一方面解决了废土的处理问题,同样也节省了城墙材料的运输问题。可以说是一举两得。为了进一步提高墙体的防御性能,明朝人往往会在深沟内灌满水。但这种做法有利也有弊,虽然灌水的深沟让敌方的步兵和骑兵难以靠近,但由于水的侵蚀作用,墙体下部往往会过早的塌陷,后期维护成本很高。

  台,大体可分为烽火台和敌台两种。烽火台以传递信号为主,敌台以作战为主。烽火台又分四种,一种在长城外,也就是敌前瞭望台。它的作用就是提前预警敌人的动向,并以燃烟鸣炮作为信号来通知后方。执行这一任务的士兵有着严格的出身要求,这些军丁必须已经结婚且有子女,而且还要乡里做保。除此之外,这些军丁的心理素质和反应能力都必须优于一般士兵。在面对不同的敌情时,这些军丁需要迅速掌握敌人的数量,军种和行动路线,并释放不同的硝烟炮鸣数量来通知后方。明成化二年(1466)严边堠之令规定:敌1~100人,举放1烽1炮,500人2烽2炮,千人以上3烽3炮,5千人以上4烽4炮,万人以上5烽5炮。

  除了前敌瞭望台之外,长城墙体以及后方同样设置了类似的接火台。它们主要起到传递信号的作用。还有一种台叫做路台,一般分布在驿道上,当前敌形势发生变化或后方指挥中心作出战术调整时,路台起到信号中转的作用。除了传递信号的台之外,以作战为主的台我们称之为敌台。敌台按布置的位置可以划分为三类,分布在城墙外的叫烽火台,紧贴城墙的称之为墙台,横穿墙台的称之敌台。这些作战台设有多个射击孔、擂石孔,居高临下与城墙形成密集的火力网,对敌人造成较大的杀伤。

  空,指长城本体在其与交通要道的交汇处,一般设于自然地势断开的部分。根据断开处的地形,山川要隘处称“山口空”,河谷控扼处称“河口空”,交通驿道沿线则称“路口空。如果这些断开处的战略地位很重要,往往会在此处设立关城加强防御,对于一般的断开区域,则往往只设一些简单的军事防御设施加以监控防护。如下图所示:

  正如上面所说,在一些重要的长城断开处,明朝人会修建关城加以重点把守。这就是所谓的“关”。长城沿线的关城是出入的重要咽喉通道,多派重兵把守,关上一般统一修筑城楼和箭楼。关城的建筑材料多以条石或青砖砌筑而成,极为坚固。在冷兵器时代,攻下一座关城的所要付出的代价是十分惨重的。因此,明长城的“关”几乎都是兵家必争之地。控制一座关城,往往能左右整个战场的形势。

  通过以上的简单介绍,相信读者对明代长城主体的建造方法、战术设计以及各种战术设施功用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不过,另外一个问题又随之而来了。如此漫长的防线,如此众多的军事设施,都是如何管理的呢?在那个没有手机、没有汽车飞机的时代,当遇到大规模敌人入侵时,明长城防线是如何迅速做出反映,并采取应对措施的呢?

  前面提到过,如果一队明代步兵沿着明长城走一趟的线个月的时间。如此漫长的防线,假设单单只设置一个指挥部,一个屯兵点,那么无论是从战略部署,战术指挥和军队调动上来说,都是行不通的。正所谓兵贵神速,明长城防线为了实现其最大的防御机动性能,便沿着该条防线自西向东划分了九个战区,分兵派将驻守。

  明朝人尽管将整条长城划分成了9个战区进行分段布防,但值得注意的是,这些独立战区的防线也很长。离京师较远的甘肃镇,宁夏镇及辽东镇,它们的防线公里。拿辽东镇举例来说,为了细化防御战术,在整个辽东镇长城一线个分路各自把守一段防线个分路里,每个分路又划分了若干卫所,每个卫所的底下又分支出若干军堡,军堡是长城防线的基本军事单元,这些军堡将官一般称之为百户。他们负责管理士兵巡防边境的日常工作,安排屯兵耕田等其他杂务。打个不恰当的比方,这些军堡将官类似于现代部队编制里的连长一级军官,他们是基层部队里的管理骨干,事无巨细都要过问。

  由此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尽管明代长城的防线十分漫长。但经过战术细化,明朝人将8851公里的漫长防线切割成了许许多多小段,以军堡为最基础的指挥单元,管理着整条防线的日常事务。以大名鼎鼎的辽东宁远城举例,其下有军堡11座,总防线公里。也就意味着,一个军堡只需要负责守卫8.7公里的防线名士兵,那么从理论上将,一个士兵只需要负责20米的防线即可。

  从整体上看,明长城防线并不单单只是一条线。分布在长城防线之外的卫所、军堡、烽燧、敌台将长城防线作为倚靠,深入敌区牵制监控对方的军事行动。而明长城后方的卫所、军堡、烽燧则起到调度,支援和传达信息的作用。他们将明长城夹在中间,共同形成了一个防御带(面),其核心目的是扩大战略纵深,起到滞缓敌人的作用,为大规模援军的到来赢得宝贵的时间。

  在这个防御带(面)里,又按战略位置梯次配置了一整套完整的指挥系统。在明长城九边防区里,最高级别的指挥中心称之为镇城,一般设置在该地区的大型城市(省城)里。其次为路城和卫城,有点像今天我们所说的地级市或县级市。再次为所城,其级别类似今天的乡镇一级。最后是军堡,也就是村庄。上级指挥统属下级,下级按照上级分派的任务执行各项防御工作和屯田生产。我们也可以把整个明长城防御带当做是人的一条手臂,五个手指就是长城防线上的守城军士,手腕部分则是长城周边的军堡,肘关节乃是卫所城,肩膀部分则是镇城。他们之间分工合作却又一环制约一环,不过,他们的一切行为都取决于明帝国最高决策层的意志。

  尽管在明朝洪武年间,明政府就大力组织军队进行开边屯田的工作,还鼓励商人去边境地带进行商业活动。在一个经济周期内,不但边防部队的生活保障得到了加强,还促进了当地经济水平的发展。在永乐年间,全国军屯产粮总量为23450799石,约合183万吨。加上棉花生产和商业扶持(盐引、路引的额外发放),明代边防完全可以达到自给自足的目标。

  但从正统年间开始,明政府对军队的屯田制度做了巨大的调整。原本规定,在固定面积内种粮或其他经济作物所得的收益,一半上交军队库房保管,以备军需。另外一半则作为屯田官军的粮饷。但到了正统时期,明政府规定只需要将军屯所得收益的1/4上交军库,其他由官军分配。这样的做法,一方面减少了入库粮食的积存,另一方面大大提高了军官腐败的可能性。这些军官利用职权,往往扣押多出来的粮食,中饱私囊。他们在任职期间积累了大量财富,并利用这些财富兼并屯田,那些屯田的士兵往往成为了无产佃户,军官成为了大地主。其实正统皇帝的出发点是为了提高边防士兵的生活水平,但政策落实到基层后,却出现了巨大偏差。

  所造成的直接后果就是,明政府不但没有提高基层士兵的生活水平,还大大减少了屯田收入。在此之后,政府将不得不调用民间粮食来补充军队的粮饷供应,这更加助长了军官的兼并土地的欲望,以至于边防军队财政收入越来越低,政府财政压力越来越大。而越来越富裕的军官渐渐失去了参与战斗的勇气,没有土地的士兵则失去了参加战斗的理由。这样的恶性循环,为整个明代北部边防的崩溃埋下了深深的隐患。

  明代长城防线的大幅度南退,主要原因在于气候的变化。因为整个明代都处于小冰期气候环境之中,之前可以产粮的北部地区大面积缩减,随着越来越严重的草原荒漠化,很多水草丰美的牧场变成了戈壁和沙漠,整个北方地区的经济价值也跟着逐渐降低,中原农耕社会往北发展的进取心随之减弱。对比汉代和明代的长城防线形势,整体估算明政府放弃了约百万平方公里的土地面积。

  从上图可以看出,明长城的修筑大体沿着400毫米降水线的北部边缘修建。也就是说,凡是可以进行农业生产的地区,明朝人绝对不想放弃。而难以进行农耕生产的区域,明朝人绝对不会花多余的代价去争取。但事实上,这种做法大大缩减了明长城防线的纵深区域,加快北方游牧民族向南突进的脚步,进一步增加了明政府的北部国防压力。

  如前面所说,随着草原荒漠化的不断发展,汉朝时期仍然是水草丰美的牧场,到了明代已经变成了沙漠戈壁。以河套平原为例,明政府放弃了如此关键的战略位置,就是因为其南方的鄂尔多斯高原上出现了严重的荒漠化,毛乌素沙地和和库布其沙漠扩张的范围越来越大,黄土高原的水土流失也越来越严重,此处已经无法为河套地区的军事防御布置提供有效的物质支撑,只能选择往南退缩。而放弃了河套地区,却为蒙古的朵颜三卫留下了广阔的牧场,在这里他们积蓄起强大的力量,对明代中部长城防线造成了致命的伤害,他们占据了明长城中部的大宁卫,将整个明长城防线一切为二。明英宗在土木堡一役中被也先俘虏,其根本原因就是明朝想重新收回此处的控制权。

  正如一首流行歌里所唱的那样:当初是你想分开,分开就分开,现在又要用(真爱)暴力,将我唤回来。(爱情)防线不是你想(买)收,想收就能收。让你后悔,让你被俘,走上下坡路。

  明代原本的九边军政要务都归属五军都督府统管,但为了限制地方军队自我做大。明代的皇帝一方面不断削弱地方军官的职权和地位,另一方面又不断分派藩王进驻各防区镇守。洪武到永乐时期,九边实行军政合一的管理方式,到了明中期,逐渐形成了军政分离,三司分立(行政、监察、军事)的管理模式。而且皇帝还委派太监去各地监督武将。也就是说,地方武将要接受藩王、都察院御史以及镇守太监的三重监督,大大掣肘了武将的军事指挥行动,削弱了武将的军事权力。在瞬息万变的敌我交锋中,这样的做法无疑是本末倒置,得不偿失。

  明代武将的官位品级相对文官来说很低,他们的晋升道路很曲折。对比文官那种靠着笔杆子就可能当上内阁首辅的情形,武将们殊死拼杀所能换回的仅仅只是一封嘉奖信,若干赏银而已。这种心态上的失衡加速了他们贪污腐化的进程。上级军官的堕落腐化,直接导致了基层士兵与政府的对立,整个边防军队的作战斗志大大削弱。到了崇祯时期,一年的逃兵数量就高达10万余人。值得注意的是,明代士兵的职业是世袭的,士兵的户籍永远不能更改,老子当兵儿子孙子也只能当兵。这些决定逃跑的明代士兵,往往是举家搬离此处。而这些人口大都以各种方式服务于北方边境的防御体系。也就是说,一个士兵逃跑,全家至少5口人都要撤走,10万士兵的外逃就相当在边防区域撤走了50万居民。整个防线的生存基础被彻底动摇。

  康熙二十八年,清政府正式宣布废弃明长城。唐代诗人张九龄曾有一句诗如此写道:嶙嶙故城垒,荒凉空戍楼。

  在德不在险,方知王道休。清政府废弃明长城,以开放平等的心态重新接纳北方游牧民族,倡导“满蒙回汉、天下一家”的大一统理念。在这一思想的引导下,清代之后中国的北部边疆出现了长期的和平与安宁。为此,我们不得不思考这样的两个问题,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北方游牧民族和南方的农耕民族长期处于对立状态?又是什么原因让这两个互相敌视的民族最终迎来的和平与友谊呢?

  在大洋彼岸的美洲,当代世界里依然还有类似明长城一样的防御工事正在紧锣密鼓地修建着。美国特朗普政府正计划在美墨边境修建1100多公里的隔离墙,而其中已有部分地区完成了该计划的施工方案。美墨边境的隔离墙从本质上来讲,与明帝国的长城“边墙”没有太大的差异。都是利用人工构筑物从地理空间上将不同的社会人群强行分离开来。美国政府之所以修筑隔离墙,表面上看来是为了杜绝墨西哥毒品向国内的输送。但更重要的原因是,大量中南美洲的非法移民通过美墨边境向美国涌入。2006年美国人口调查局公布的资料显示,全美拉丁裔人口总数已高达4270万人,非裔人口总数3970万人,两者总和人口数为8340万人。而当年美国的总人口才2.9亿。

  不过,无论是毒品问题还是非法移民问题,都只是美国政府计划修建隔离墙的表面理由。与古代中国的长城防线一样,这种人为设置的以阻碍各个不同社会之间交流互动的行为,必将会把本来呈现差异的两个社会进一步对立起来。因为缺乏密切的交流,彼此之间的矛盾与误会就越积越深,从对立到战争,都只是时间问题。用斯塔夫·里阿诺斯的观点来说:不同社会之间的长期冲突与交流,促进了人类社会整体向上发展的趋势。那些与世隔绝的社会,往往会停滞不前。

  明长城隔绝了与北方游牧民族的交流,在东南沿海,明政府的海禁政策也让他们与刚刚到来的葡萄牙人和西班牙人失之交臂。这种看似自我保护的行为,恰恰又是将自己束缚在原地的绳索。中国的长城,一直作为华夏人的代表建筑而让我们引以为傲。拥有当时世界上最先进军事水准,建筑工艺水准的明长城,也有着雄厚国力支撑的北方防御体系,的确也曾有效抵御了外部的入侵。但谈艺认为,任何一种自我封闭的防御方法都无法根本解决外部的危机,只有不断进取,敢于挑战,以开放包容的心态迎接外部的改变,才是新时代的长城精神,只有这样,才能避免重蹈明清时代的覆辙,将中华民族引领到新的发展高度。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链接:http://heeryae.com/fanghugongshi/287.html